康福教师:如何帮物理8分的孩子成为牛津高材生

康福教师:如何帮物理8分的孩子成为牛津高材生
2018-11-16 11:09 新浪教育
要按照党的十九大提出的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紧紧围绕服务中心、建设队伍两大任务,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党员干部头脑,指导督促中央和国家机关各单位党组(党委),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全面推进政治建设、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纪律建设,把制度建设贯穿其中,深入推进反腐败斗争,不断提高党的建设质量,切实把党的领导贯彻落实到各项工作中。

  如何帮助普通孩子开启天才学生的心智模式

  如何帮助孩子树立高远的目标并为之奋斗

  如何帮助孩子实现课堂高效主动学习

  如何让一个物理8分的孩子拿到了A—level物理A*的高分并进入牛津大学

  康福教师为您精细解析教育细节

  主持人:各位新浪网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本期《国际教育大咖说》。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康福国际教育董事长和凯博外国语学校校长刘煜炎博士,以及优秀的教师代表郝芳芳郝老师,请两位先跟我们的观众朋友们打声招呼吧。

  刘煜炎:新浪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郝芳芳:大家好。

  主持人:刘校长,听说康福国际教育近日举行了十周年庆典,并且也是2018届毕业生的毕业典礼。很多优秀的学生都获得了世界名校录取,首先祝贺您和全校的学生获得这样的成绩。

  刘煜炎:谢谢您。

  主持人:那么我想问一下,在这其中最让您骄傲和欣慰的是什么呢?

  刘煜炎:我不知道从哪儿开始说起,这其实有很多点。我觉得至少有五六个方面可以说是我们感到满意的。首先,对于我这样一个理工男学者来讲,很难把自己学生的成绩、办学的特色和卖点夸张到得有一说十的状态,所以往往是有二说一这样的一个状态。所以,我们办学一直都相对比较低调,可能在这个过程当中很少有人知道我们康福国际教育所获得的这些成绩。但是最近因为媒体比较发达,大家都在扒朋友圈,扒结果的时候,发现我们学校的学生一直以来都录取率都不错。在这背后我想跟大家说,有这么几个基本点。

  其实办学校、做教育,一定要把孩子未来的发展放在首位。但是,当你把孩子的未来放在首位时,或许会与现在当下学生和家长的急功近利发生冲突。把未来放在首位,现在的教育中所出现的刷题、造假或者包装,这些都跟我们的初衷有很大的冲突。你想要把一个普通的学生培养成世界名校的孩子,这本身就需要花很大功夫,而且需长时间的等待,并且要学生自己本身的投入,在这个时间上面。可能刚开始家长不太愿意这样做,自己的孩子本来成绩就差,怎么可能做得到?这些不相信、不信任,质疑声我们听到了很多。但也有让我比较欣慰的,其中第一点,我们的家长,极少数人会存有这样怀疑态度,大多数家长深刻地了解了我们学校的办学思想,在理解了我们的办学思想后,再加上我们及时的沟通,家长都坚定不移地跟随我们,不管过程中我们的条件有多差,有时我们学校正在搬家,但是他们都一路坚持走下来。所以,今年的亮点当中也包含了,学生从初一,也有的是小学五年级上完之后就过来跟我们上初一了,没上六年级。甚至有几个孩子小学四年就过来跟我们上初一,结果在我们的帮助下,教育到六年之后,他们成功考入世界名校,像剑桥,考帝国理工,考美国的康奈尔,加州大学系列的学校。当他选择我们的时候他还是一个懵懂的孩子,还是一个小学的学生,跟我们一路一直念下来,获得了不错的成绩。所以今年的亮点是大多数学生,从初中一年级开始,甚至于小学六年级没读过的孩子,跟我们一起上了六年,考上世界名校。客观来讲,没有任何一个初中的学校帮我们培养出来一个好孩子。但是,我们用这样的学生打出这样的结果,说明我们的教育理念是经得起验证的,结果是经得起相互的联系和考量的。

  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们的学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比较特立独行。怎么叫特立独行呢?他们有独立的人生目标,独立自主的思考,独立的生活能力。但是虽然是独立,但是他们却能够跟同学、跟朋友、跟家人、跟社会去互动、去交流,相互帮助。这一点也是很明显的。

  总而言之一条,我们这些学生的共同特点是他们从一个懵懂的孩子,变成了一个非常成熟,有思想、有追求、有道德、有性格的个体,而且人生目标非常高的人。

  这是我们的特点。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我们知道先进的教育是离不开先进的教育思想和教育理念的。康福国际教育的教育思想和理念是怎么样的,它又是如何形成、发展和成熟的呢?

  刘煜炎:对于办学来讲,我曾经很多次跟家长们交流,很多时候家长不知道怎么去选学校。他们往往把历史、校舍、硬件,把同学们进学校的,中考分是不是很高,作为判断一个学校优不优秀的一个标准。后来我跟他们讲,一个学校真正的好坏不是说这个学生已经很优秀,然后我就顺势把他送到清华。真正的标准应该是这个学生本来就很普通,但是经过学校的打造,他能成为一名优秀的人。换句话说,能够发现学生的潜力,才能够说明我们的教育是先进的。如果不能发现学生的潜力,也就不能说我们的教育是先进的。我在这方面一直在思考,我们怎么样才能把一个普通的孩子,或者说比普通还要差的孩子,能够把他培养成一个特立独行的、有自己专长的,而且对社会将来是能够独当一面的精英人才呢?我思考了很多时间,但思考过后,通过我的实践和本人成长,我觉得有几个基本点是非常重要的:

  首先,我们必须要让孩子建立正确的价值观,如果没有正确的价值观,他就算是有天大的能力,对社会依旧是充满危害的,而且能力越大,所存在的危害越大。我在思考办学理念的时候,感觉办学就像易经的阴阳一样,在阴的方面,我觉得道德价值观是很重要的。在阳的方面,科学思维能力是很重要的。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才是一个完美、一个完整的素养。如果没有这两条加在一起,任何一个单独都不行。如果只有他的科学思维的能力,他会创新、创造,那么他的能力如果用错了地方,如果不道德的话,如果危害社会有很大的能量,破坏性很大。如果他只有德行,那他可能完不成事情,他架的桥可能会塌,所以这都不行。所以,两个加在一起是完美的。在这一条上,我提出来一个方针,叫“价值引领、自主创构”,把这两个完美结合起来。什么叫价值引领?我们的教师、家长、社会、课程都要引导学生去做一个有正能量的人、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有德行的人,但是同时他也要有能力把自己要做的事业、要做的专长做好,所以他需要有自主创构的能力,而不是去抄袭别人,不是简单地模仿别人,更不是所谓的山寨。应该是有创新能力。因为在中国今后不能够去抄袭其它国家的东西,这也是要成为世界发达国家必须要面临的,所以要自主创构。他就必须要有科学思维能力,还要有建模和发现规律的能力,只有建模和发现规律才能高效地学习,才能把普通孩子的学习能力提升上来,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孩子。所以,我们在教学理念上就提出了16个字的方针:叫价值引领、自主创构、科学思维、建模高效。然后把教师的培训、课程的建设、学生的活动、平时的评估考量都锁定在这16字方针下面进行完善、落实,这样才能够达到学生非常优秀的提升能力。让学生从过去一个普通的学生成为一个优秀、杰出的学生。

  主持人:郝芳芳老师,我想跟您了解一下,您是教授哪一门课程的呢?

  郝芳芳:我是教授A—level、AP物理的。

  主持人:您之前是在哪里任教?在来康福之前?

  郝芳芳:我来康复之前是在河北的一个重点高中,公立学校做物理老师。

  主持人:您觉得在公立学校和在康福有什么差别吗?在教学方式上?

  郝芳芳:这个我得好好说说了。因为这个确实改变还挺大的。因为我在公立学校的时候,因为高考的压力,还有公立学校对老师的那种培训,我们当时主要是按照普通的公立学校的教授式的方式来讲课。来到康福之后,在这方面确实有很大的改变。我们康福不光是学生是导师制,老师之间也是要师徒结对的,而我又特别幸运地遇到了刘博,他成了我的师傅。

  来到这儿,首先在课堂模式上有一个很大的转变。主要是分为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在课堂形式上有一个改变。因为之前在公立学校的时候,上课主要是老师来讲,学生都是被动地在底下听这个课。我之前一直老想我自己要把所有的知识传授给学生,可能公立学校的那种思维在我心里是比较根深蒂固的。刚来康福的时候,刘博教给我的那些方法,并且带我到山东考察、学习,但是我一开始是很难去接受的。当我去讲课的时候,我总怕自己的知识没有全部传授给学生。但实际上那是一种非常低效的教学。到后来我学会的是,作为老师我们应该尽量地把课堂还给学生,而老师充当更多的是一个导演的角色,老师的职责就是更多地把功课放在课前,我们会非常用心地去设置一个导学案,而我们的导学案是对学生在思维上的一个引领,设置了一步一步的台阶,让学生充分发展他们的思维过程。所以,这是一个课堂模式上的改变。

  其实这种课堂形式,第一,它会让学生变得不再像之间公立学校,觉得课程枯燥很无聊,就会睡觉。而我们这个更多地把课堂还给学生之后,学生除了上台去展示,有的时候我们可以设置一些小组PK的环节,学生之间其实都想比较一下,去PK一下,这样更大调动了学生的积极性,这是课堂形式的转变。

  第二,在我教授课堂方式上的转变。因为在之前我可能更多地注重把知识传授给学生。而来到康福后,在刘博的指导下,我更觉得我们教给学生的不应该是知识,应该更是思维过程。因为刘博教我,我学会了在教授学生的过程中,引导他们去把一个问题尽量打开。因为刘博经常跟我说一句话,就是老子的“道生一,一生无穷”。所以,我会把问题尽量地做到开放,让学生在开放的情况下去体会出这个题型的模型来。当我们对题型建立模型后,再去引导学生对思维过程有一个建模。思维过程建模,其实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就是对科学规律的建模,乃至对心智模式的建模。所以,我觉得无论是在课堂形式的转变,还有在教课的时候,我更多地去引导学生思维,都有了一个非常大的转变。

  在教课的过程中,可能除了这方面,因为刘博跟我说,改变一个学生更多地是去改变他的心智模式,这个远比教授他知识更重要。所以,在课堂上我可能更多去渗透这方面。

  举个例子,比如说我去讲牛顿第二定律的时候,我可能会说F=ma,m质量,恒定了物体的一个惯性。可能在这方面我会去引导学生,每个人得有自己的惯性,而更多的惯性,其实可以换句话说就是人的舒适区。如果你想让自己有所突破你就应该去打破自己的舒适区,可能你会做出一个你自己想象不到的一个非常大的进步和突破。

  主持人:在前几期的访谈中,我听孩子们也说,康福的老师对他们的人生目标的树立还有理想的建立都有很大的帮助,可不可以请您再多谈一谈您是如何帮助康福的孩子们去树立他们的学业规划的?

  刘煜炎:没有一个学生可能就像他表面上看起来对自己无所谓,他看起来蛮不在乎,对自己很冷漠。但是我想当他们对自己表现得很冷漠、无所谓的时候,是因为他内心有一种恐惧,他可能怕展示出自己的弱点。所以,在这方面我们更加注重的是去引导孩子,去让他树立起自信心,这是一个比较关键的点。

  我举一个我课堂上的例子,因为我有一天上课,一个孩子不听我的课的,高一的孩子,我第一次来教授他,他不想听我的课,因为他跟我说“我根本对物理没有任何兴趣”。当我知道这个之后,我可能给他一个比较简单一点的题目,我让他去做,去完成,并且我给他机会,让他在课堂上去展示。当他展示出来之后,他发现我原来也可以做得出来。这个时候我可能会把题目一步步加深加难,提高难度,引导他,帮助他,这样这个孩子一步一步发现,我原来存在这么大的能量,我内心也有一个非常大的小宇宙,这时自信就有了。我觉得当有了自信,这就是成功的第一步。有了自信,他对你感兴趣了,他可能就会全身心地去投入。

  关于目标的建立,每个孩子将来去读什么大学,学什么专业,我将来要做什么方向,可能不是上来就能把这个方向确定得很明确的,这个时候老师更多做的是去引导他、帮助他,并且观察他。我非常相信一句话,“注重细节的教育其实才是好的教育”。比如今年被剑桥录取的陈飞扬,他刚开始是不想学物理的,虽然我是一个物理老师,他刚开始是想学化学专业,所以他经常会问我关于化学方面的问题。这时我去给他找一些国外化学的书给他,让他去看。因为他感兴趣的是热力学那方面的问题,后来他发现,在热力学这方面,化学跟物理是有非常密切的关系的,这样他就慢慢把方向转到了物理方向,所以今年他被剑桥大学的自然科学方向,主要研究的是物理方向录取了。

  主持人:怎么样?刘博士,您对您的老师满意吗?

  刘煜炎:当然满意,我们俩过去其实是师徒关系,不过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她现在的教育质量也非常好。她刚才提到,非常重要的一点,其实教孩子最重要的真的不是教知识,也还不是教科学方法,也不是简单的就是说教他思维规律。其实最最重要要教的是孩子的心智模式转变、人生目标转变,换句话说教他在决定自己未来的前程的时候,他的终极使命和终极目标已经清晰了、转变了,由原来的低目标变成高目标。

  第二,他对自己在实现高目标的过程当中的一些思维方式,他的心智,我们叫德行或人性,它发生了改变,思维模式改变了以后,他有能力、有方法不断地去通过一个一个小的细节去完善自己,最后实现他心里的大的目标。

  还有一条,必须是要建立孩子的自信。所有的学生之所以冷漠、不愿意参与,也不愿意跟人打交道、自闭,他最终的原因其实都是因为在他曾经很活跃、曾经很开放的时候,被父母亲或者是被同学、被老师曾经浇了凉水、打击了,把心窗给关上了,封闭了。换句话说他的观点,他起初犯的一些错误被人家放大、夸张了,让他没有找到自信。但之后他会再次三五次,一般七次、八次之后,这个孩子会自己认为我再努力也没有用,我再努力也是这个水平。我们如果能够破开这个局,让他把一个自己认为做不了的事让他做出来,甚至于让他可以在这个班上对抗最优秀的孩子。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他的自信心就建立了。然后让他自己去做自己一直都说我做不了的事,老师,不要教我了,我做不了这个事。如果你耐心跟他说,老师,我知道你做不了,如果你做不了,加上老师做得了。你上台,老师给你点三个基本点,你就照老师说的往下走,第一步你写什么,第二步你写什么,第三步写什么,然后你再开始问自己几个问题,然后他就开始走,走过来了。这就叫引领。任何一件事情,它如果没有路径,它都是非常艰难的。任何一个人没有师傅,没有导师,他是很艰难的。如果说你想要造一个发电机,但如果你仅仅是看到发电机,你想造很难。但是如果你是跟着导师学了物理学的法拉第定律、电磁感应,然后再告诉你这个电磁感应的逻辑是用线圈、用电流来区队磁场的产生,然后在磁场的相互作用,驱动机械运动。那他还是做不到,怎么办?那你跟他一起造一个电机,什么都不要说,你跟他一起拿线圈绕一绕,我们再把电池充上去,让它转起来。他如果做到了,可是跟着师傅做的时候,我相信任何一个再笨的孩子都能做得出来。如果做完了之后,你告诉他,你不但是一个会懂物理的,你还是能够把物理知识用到实践当中的物理学家和工程师,你将来成为大工程是。你现在造了一个小小的电机,虽然很小,但是最大的发电机组,它的道理可能是这样子的,最大的动力机械,可能飞机也是这样子的。磁能转电能,电能再转机械能的方式,是我们现在的一个主要动力之源。

  如果这样,他就会觉得,原来世界这么复杂的东西会这么简单,他就会建立一种自信。在这种自信之下,你再给他稳固和巩固这个自信,这样的话,这个学生同时就转变了对自己的提督。这就叫“习得自信”。但是我们的教育当中尤其是公办教育,一些学历比较高的家长,他们容易犯的错误是逼得孩子“习得无助”。给他一个比较难的问题,又没有给予很好的帮助,让他在自己做的过程当中失败了,失败的过程中骂他这么笨,你又玩游戏,又玩手机,他就会觉得自己在这些学科上面这些方面都没有长处,长此以往,坚持个一两年,这个孩子就彻底失去了自信,再扳回来就很难了。

  芳芳老师的优点,不光是在物理学的教育上下力了,我们说她在价值引领这方面也体会到心智模式的转变是对孩子根本的转变,对孩子来讲,帮他建立一个高远的目标,利人、利他人的目标,这是一个终极的人生追求,这样的孩子不会是没有出息的,他将来一定会很成功。

  主持人:刚刚您也提到了只有优秀的老师才能实现康福国际教育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思想。对您来说什么样的老师是优秀的老师?您对教师的聘用有什么样的要求呢?

  刘煜炎:对于老师来讲,如果要是我们拿我们的终极教师目标来判断,可能我们在中国的国情下面,因为我们的高中、我们的大学、我们的硕士、博士的培养方式都是着眼于知识体系的教育,所以我们在中国就很难找到优秀的老师。所以,我们的办学就会很艰难。

  正因为这个艰难,可能它突出我们学校的教学会很有特点,甚至于可能是不是那个之一,可能是唯一,可能是唯一一个能够坚守教育本质去探索、去改革、去创新的一个学校。原因就是因为,如果我们不去改变老师的教育观念,我们以为只要是老师都可以直接教学,那我们可能就跟其他学校很一致、很相似。但我们恰恰不同,我们把老师找来之后,我们通过学校的体系来培养这些老师,所以不见得招的时候就能发现是一个好的老师,实际上是发现一个好的苗苗,就像学生一样,我们发现他有良知未泯,有道德品质、价值观的正确性,他也有愿意去发展、去奋斗的动力。这种情况下,他的学历基本够,那这种情况下,不管他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我们加以培养和模式的一种演练,平时的师傅、徒弟这种带,慢慢让这个老师变成一个优秀的老师。

  总而言之,一个好的老师最大的特点应该首先是他的德行好,他不是冲着教学这个事情作为一个职业吃饭来去工作的,他冲着对教师的爱,对教育工作的爱,对孩子们前程的关怀,对于孩子命运的一种责任,来去组织教学,对孩子一生的担当,对孩子一生的养护,给他们奠基这种目标去组织自己的语言、教学和一些活动,最终推动孩子进入到他能够成长、发展的正确轨道,让他们能够在这个轨道上面自动自发,毫不费力地去成功,这才是一个优秀的老师。就像火箭三级,卫星送到轨道之后,这个卫星如果是孩子的话,到了这个轨道,他就可以非常方便地、非常不损耗能量地工作,而且是永恒的。所以,这就是一个好老师该具有的一种品质。

  主持人:下一个问题是针对郝芳芳老师的。我们知道康福培养出了许多名校的学生,想必您之前做班主任的时候一定带出来这些优秀的孩子,那有没有哪些孩子是让您印象深刻的呢?

  郝芳芳:康福这些年,因为我康福九年半了,这些年,康福有很多孩子都进入了世界名校,包括英国、美国。但让我印象最深的一个孩子是,让我从他身上收获了很多感动,并且让我从他身上也学到很多。

  这个孩子是在高二的时候转来我们学校的,他一开始的成绩不是特别好,物理成绩尤其是很差,因为他初中老师跟他说,因为他在初中的时候,他的物理最多考8分,他的初中老师说你根本就不适合去学物理。这个孩子一开始对物理也是有很大的抵触情绪的,所以他一开始去申请英国大学的时候,他学了A—level的数学、高数,但是因为申请英国大学,至少需要三门以上的A—level成绩,他说我还学习学一门,我要学哪一门?然后自己思考了半天,说我一定不会选物理。我后来跟他说,其实你能从学物理的过程中不光收获的是知识,你可以收获很多关于人生的一些道理。这个孩子想了几天之后告诉我,我开始学物理,老师,你能帮我吗?我说可以。这样每天我们在学校,我会帮他来学物理,但我给他建立一个前提,你来找我学可以,但是你每次来找我之前,你都把知识预习好了再来找我,带着问题来找我,我就会全部所有的知识点都会给你讲一遍,他说可以。这个孩子一开始基础是比较差一点的,我就慢慢带他来学这个物理。当然在中间也遇到很多很多困难,但到最后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他最后有一次,因为我调整了一下,给他讲了一个进度,使得他没有去预习,他很内疚,他在那儿哭。我说你为什么要哭,他说因为我觉得很对不起你,我没有去预习这个东西。我说这个事不怪你,应该是怪我。后来他的物理拿到的A星的成绩,当时考出A星成绩之后,他给我打电话,他说老师,我真的考了A星。我说真的很好,恭喜你,他说我一定要给我初中老师打电话,我可以学好物理的。

  后来他又连着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再三跟我确认,老师,你知道吗,我真的考了A星。可以看得出他很激动。

  这样的话我就觉得,他其实每天中午在那儿学习的过程中,让我收获了很多很多的感动。后来这个孩子进了UCL,去读统计学。但是这种不要放弃的精神和一直坚持到底的这种劲头,一直坚持到了他的大学。他在大一的时候,他的成绩始终是他们系的第二名,所以他想我在高中都可以把不可以完成的事情做得很好,那么我也可以把统计学学得很好。所以到了大三,他考了他们系第一,他现在以很好的成绩进入牛津大学。

  刘煜炎:这个孩子是朱子逍吧?

  郝芳芳:朱子逍。这个孩子回来的时候,我们俩交流的时候,他说我真的从那段时间体会到了,其实只要坚持下去,每个人的潜力都很大,你只要不放弃,你可以做得很好很好。他都让我很感动,觉得我也应该学习更多的一些东西。所以,这是让我真的记忆很深的一个孩子。

  康福有很多很多这样的孩子。

  刘煜炎:我们事先都没有沟通,不知道她要说谁。她说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就在找我对学生当中的印象,哪个学生符合她说的条件,所以我想她说的应该是朱子逍,她说就是朱子逍。

  你知道,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毫无沟通,昨天晚上跟她说我要跟她一起来访谈,就说明我们两个老师在教学生的过程中,我一直是他们的老师,过程当中其实我们对每个孩子的前程、性格、心理、专业合适不合适,其实都很关心,能够从几百个孩子知道说的是哪个孩子,很用心。

  主持人:可以看出两位老师都是对孩子特别特别用心地去教育他们。

  我也想问一下郝芳芳老师,这其中有没有让您觉得特别头疼的孩子,您是怎么处理这种情况?

  郝芳芳:其实有很多孩子一开始都是比较头疼的。

  刘煜炎:很多,很多。

  郝芳芳:之前有一个孩子,因为他的成绩不是特别好,所以我很想去找他沟通一下。然后他在那儿玩游戏,我跟他说,你出来,我想跟你聊一下。他回头瞅了我一下跟我说“等会儿吧”。然后后来我就走了。走了之后我想我是不是还要管他,因为确实当着全体的同学,他跟我说“你等会儿吧”。后来我想其实教育真的是这样,如果我再找他一次,跟他谈一下没准有不同的效果。后来我又找了他一次,我说我真的很想跟你聊一下,真的很想帮助你。虽然你刚才跟我那样的态度说话,但是我想从你本身的角度来说,我想尽我最大的能力帮你。现在这个孩子真的很用心地在学物理这个学科,从他身上我也觉得,其实只要老师用真心去爱孩子,其实什么问题都可以攻克。

  比如说学生很爱玩手机,那我们就应该想办法,其实老师除了爱,还需要一些智慧。我在做班主任的时候有一件事,学生都爱课下玩手机,不爱体育锻炼。我想一个什么办法?我直接把学生的手机都没收了,我感觉这种方式对现在的孩子来说并不是很容易接受的。正好有一个契机,有两个孩子上课用手机,让学校的德育处把手机收掉了。这两个孩子,很难受。一星期之后他们俩突然发现,其实也没有什么。后来我就跟他们说,你们两个可不可以做一个课题的研究,跟大家分享一次班会,你们不用手机的心情跟大家去分享一下,并且你可以去调查一下,社会上有哪些不同的场合,你去拍一些照片,比如地铁上、公交车上,大家都在拿着手机去看各种视频、游戏,或者是学校食堂里,或者是课间,你们去做这些东西。这些孩子开始去搜集各种资料,收集完资料他们做了一场班会,就是“我们如何正确利用手机”的班会。当他们把这些照片拍出来之后,孩子们吃着饭也在玩手机。其实孩子们看到这种情况,他们是很震惊的,原来我们对手机确实到了这种不可以去逃避的程度。然后他们又把他们不用手机之后的他们去做的那些事分享给大家。这次班会之后,我们班的孩子就主动把手机全部都上缴了。

  所以我觉得可能作为一个老师,要想让孩子去改变一些不好的行为习惯,或者是改变孩子一些问题,第一,需要一些技巧和智慧。还有就是需要爱心。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比较重要和关键的。

  主持人:我知道刘博一向提倡一个理念,叫“生而向善,行必利他”。而且我也知道康福的学生都有互助的习惯,所以老师们是如何引导学生去做到这一点的呢?

  郝芳芳:其实有的时候榜样的力量是很重要的。其实刘博每天自己都去给学生上课,还有就是在办学之前,他会很忙很忙,因为刘博的事情很多,但他也会深夜给学生讲课,去帮学生补习。学生看到这些也想主动去学。比如我们学校今年被剑桥录取的袁莹格同学,因为他自己的托福成绩已经达到剑桥大学的录取了,所以他现在在帮那些没有达到大学英语录取条件的同学。据我了解,这个端午节他也到学校给这些孩子办了英语班,他给大家讲学习上的技巧,来辅导、督促学生,并且让学生每天发作业给他。

  所以,孩子们其实都看在眼里,老师做的,校长做的,这样就慢慢把利他精神融入到了他们的骨髓里。

  刘煜炎:就像袁莹格和陈飞扬、阎渤深,在我们的老师生病请假的时候,这些学生就主动地走上讲台,或者是主动承担班里的教学责任,去给孩子们上课。不一定包括他们这个班,还包括下一个年级,特别是一年级的心理学老师,他的妈妈出事了,请假了,我们的袁一格老师就跑到一年级去教心理学课,林博生同学在一年级教过历史课,陈飞扬讲物理科举,我们的老师是叫亦师亦友,不一定都是同学。学生也是老师,老师也是学生,师生界限往往不是划开了,是颠倒了,学生变成老师,老师变成学生,这样一种氛围。

  主持人:郝老师,你会觉得康福的学生比公立学校的学生轻松一些吗?但是大家可能都觉得和公立学校不太一样,在像康福这样的学校,孩子会学习轻松,但是又会取得很好的录取成绩,是这样吗?

  郝芳芳:可以分两方面。第一,可以认为我们是轻松的,因为我们并不像公立学校去搞很多题海战术。因为我们在课堂上,教学上更多注重的是建模思想的引导,让学生避免题海战术。在这方面他们是很轻松的。而相反另外一方面来说,他们课上其实上得是很累的,他们是高效的课堂,虽然课下不需要做过多的东西,但是我把精力、时间都会在课上精神饱满地发挥出来。比如说我们有的时候会把课堂完全地还给学生,让他们去备课、去讲。而准备的过程却是非常辛苦的。但当他们讲出来这些东西,真正地把这个东西理解了之后,在学习过程中,他们相对又是轻松的。

  并且我们除了在课堂方面,在一些价值引领方面,我们也更多地,就像我刚才说手机的事件一样,我们更多把这种自主权还给学生,让他们来发现这些问题,并且让他们从中得到反思,而老师做的可能更多的就是引导的角色。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是想问一下刘博士,您刚刚跟我们分享了怎样是一个优秀的老师,最后我想请您再分享一下您认为什么样的学生是优秀的学生,以及怎么样的家长是优秀的家长呢?

  刘煜炎:这个比什么样的老师是好老师更难说。

  其实在我的眼里,每一个孩子都有他非常优秀的一面。我们需要的是发现,我们去发现每个孩子的长处、优点,然后再去放大,把他的优点、长处给他放大,使他成为常人眼中的好学生。

  像刚才那个孩子,本来物理100分考8分,就等于物理是白痴,但是并不代表他不可以成为物理学家,他完全可以。为什么他当时过去考8分呢?其实我有一个理论,学生如果爱上那个学科,成绩就会很优秀。学生如果讨厌那个学科,成绩就会很差。那学生为什么爱上那个学科呢?学生爱上教那个学科的老师,他就会爱上这个学科,他的成绩就会很优秀。学生如果讨厌教这个学科的老师,那他这个学科就会不学习,就会讨厌这个学科,同时这个学科的成绩就会很糟糕。孔子说叫“亲其师则而信其道”,所以好的老师就应该是那种让学生爱上他教的学科的老师,因为爱这个老师,所以爱上他所教的学科,因为爱上这个学科,所以爱做他布置的作业,最后转化成为纯粹的爱好,跟老师没关系。就像今年考上剑桥大学的陈飞扬说的,学生学习的动力不应该是功利的,不应该是当物理学家这种很功利的,应该是对物理学有纯粹的爱好,对科学有纯粹的好奇,但是开始做不到,开始应该是因为喜欢妈妈,不想让妈妈骂我,不想妈妈累,我想好好学习。最终转化成因为我喜欢这个老师,我要好好学习他的学科,最终要转化成因为我喜欢物理,所以我要好好学习物理。这才是好学生。但其实每个学生都是好学生,每一个生命都是可以绽放的。所以,在我的眼里不存在好学生、差学生,只存在智残、脑残的学生和脑子不残的学生。意思就是说只要脑子不残,这些孩子都可能有很好的建树。刚才郝芳芳老师提到周志潇同学,我也碰到一个案例,当时我教他比较多一点的张理琪同学,他的物理连零分都难说,物理学考零分。后来他其实学了物理,而且还拿到了一等学位的物理,而且后来干脆用物理学来改造中医,做中医的穿戴设备,成为使用武力学的高手,他是完全成功了,由不喜欢物理变成喜欢物理的孩子。本来是想学音乐,后来我跟他说音乐就是物理,因为音乐是声学,声学就是物理学,物理学就应该跟我学物理学。他为了把音乐搞好,为了用工程来做音乐,所以就必须要学好工程,学好物理,最后变成纯粹学物理,放弃了音乐,用物理发扬中国的中医理论,这个孩子很成功,是一个发明家。这个同学当时在老师眼中是一个坏孩子,他是一个重点中学最后一名的孩子,被老师要开除,被校长要开除的孩子。这是坏孩子还是好孩子?所以说没有标准。

  但真正存在好家长和坏家长,是要甄别的。一个好的家长,能够放低自己的身段,跟孩子一起玩在一起,共进在一起的家长,能够做孩子的学生,不做孩子的老师,能够做孩子的兄弟、朋友、姐妹,让孩子们跟自己很亲近,但是又暗中去引导孩子向上、向善,引导孩子有自信、有方向、有目标、有爱好,这样的家长就是好家长。但那种自以为是、颐指气使,自己打着麻将逼着孩子学习,这样的家长是比较坏的家长,自己不上进,自己不以身作则,还希望孩子有出息。而自己如果是玩命地拼搏、奋斗的家长,这样的家长,同时又能够平等地处理孩子跟你的关系,引导他去建立远大的人生目标,同时又付诸实践,建立他良好的人品,又把人品在社会中得到实现,这就是一个好的家长。

  主持人:好的,谢谢两位的精彩分享,我们本期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让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刘煜炎:好,谢谢主持人,谢谢观众。

责任编辑:赵润琰-WYX

 

国际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