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论坛引热议:医疗困境如何突破?

圆桌论坛引热议:医疗困境如何突破?
2018-11-14 12:41 新浪健康
自己设计制作的《国宝图》被选中为赠送给比亚总统的礼物,陈云华表示非常激动。

编者按:在9月16日,第25期卫生政策上海圆桌会议上,来自省级医管处处长、民营医院院长、医疗公司代表等多方现场人士与嘉宾展开带来了一次次的对话高峰。

 2018-11-14,由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教授发起的第25期卫生政策上海圆桌会议顺利举办,特别邀请到上海市卫计委规划发展处处长徐崇勇、冬雷脑科医生集团(BDG)创始人、主任医师宋冬雷、淄博莲池骨科医院原院长崔艳、连锁邻家诊所创始人、美国佰健势医疗集团驻华总裁李健华JoshuaLi和君和堂中医馆著名中医蔡德亨5位发言嘉宾和数百位医疗产业从业者,就医疗困境,如何突破的话题展开讨论,部分发言整理如下:

现场现场

江西省卫计委医管处处长罗礼生:对于医院管理,医院评价体系里是否有经济方面指标,在无广告市场活动下,如何使医院管理和盈利在短时间取得良好成绩?

讨论讨论

 

淄博莲池骨科医院原院长崔艳:我觉得这是一个综合问题。

对于医生、护士没有设置收入考核,但是有质量考核、护理康复考核等。通过这些切实有效提高患者的就医满意度,进而通过口碑传播,辅以市场案例,针对性进行网络或纸媒投放。比如,我们的患者主要是老年人群,所以我们做的付费推广就是当地报纸,报道的也是真实的患者体验,这样在当地即可形成良好的品牌形象。

另外如双膝置换术后患者能够实现两小时下地的效果,他会由衷的感谢医生,而医生在自身价值得到肯定后,会更加积极的工作,对于留住好医生是十分关键的,这也是一个良性循环。

西门子方敏:上海政策最大困境是什么?上海有很多非公立医院,以高端为主,从行业监管来看,非公和公立医院管理有什么不同?

讨论讨论

上海市卫计委规划发展处处长徐崇勇:所有的医疗困境要解决的政策都是我们当前面临的问题,但是总体上更要突破两个问题。1、怎样实现资源配置与经济社会发展同步?2、行业管理政策有很多,这一块领域里面政策保护是最主要的,关键是执行,不管非公还是公立,现在是有很多这方面政策落地比其他行业差很多。

冬雷脑科医生集团(BDG)创始人、主任医师宋冬雷:上海医疗一定会改变,一个是政策层面上还需要推进和尽快落地,这是需要我们共同努力呼吁。所有政策里最重要的是医生职业放开,这是最大的瓶颈,现在上海目前突破率还不够。不管中医、西医、诊所,医生是决定医疗机构水平能否吸引人的关键因素。服务是后面跟上的,有了突破点才可以慢慢推动很多事情,这是良性循环的初始点。

蔡江南:农村改革也是从调动农民积极性,医疗改革关键最重要生产力是医生,把医生积极性解放调动出来,这是关键。

胡教授:今天是医疗困境如何突破主题,但是我还要谈医疗改革的困境如何突破。体制内外的人、医院管理者、服务者和普通医生、患者个人,从不同角度的感受有着很大的差异。

讨论讨论

中国医改困境在哪里?我觉得医改在政府的文件上兜圈子,但是最后一公里落实是不到位,很少有人关注。

第一,文件太多。

第二,部门之间不协调。如招标采购,价格谈判等,各部门未能达成统一。

第三,我们需要换位思考。为什么对民营医疗机构有许多政策上障碍,可能因为政府害怕风投公司投入会引领方向,担心造成不良影响或医疗服务质量下降。但是现在矛盾是医疗需求无限扩大,而我们卫生增长到了非常危险的地步。

蔡江南:胡教授刚提到的最后一公里这个比喻特别生动。我们有很多的东西有政策但落地就差最后一公里。其实城市交通很多年的问题也是存在最后一公里,结果共享单车出来,快速形成颠覆。。

冬雷脑科医生集团(BDG)创始人、主任医师宋冬雷:现在民营医疗机构也有组织,一个是中国非公医疗机构协会已经在发挥作用,跟政府之间也有对接。另外,医保问题就是控费问题,但其实公立医院存在大量医保浪费问题。想解决医保控费问题可以换一个思路让民营发展起来,让民营实现控费。

蔡江南:医生问题也是结构性问题,一方面短缺,一方面浪费。

上海市卫计委规划发展处处长徐崇勇:补充两点,刚才胡老师提到改革的管理推进问题。从历史上看成功改革是强权改革,如没有强有力部门去牵头,改革都不成功。所以我现在比较担忧就是国家机构改革,改革以后卫计委的能力和掌握资源,对医改协调推进资源是不足。第二,关于刚才提到医保控费问题,我感觉当前公立医院经营方向有问题。因为是按照国有医疗企业模式经营,所以会追求规模和盈利。

连锁邻家诊所创始人、美国佰健势医疗集团驻华总裁李健华:困境怎么解决,我觉得政府应该回归公立,不能以指标考核。第二,提一个建议,公立医院不把门诊取消,社会医疗搞不起来。

讨论讨论

上海市卫计委规划发展处处长徐崇勇:诊所备案制管理办法已经在路上了。

冬雷脑科医生集团(BDG)创始人、主任医师宋冬雷:公立医院现在的发展模式,要想做到像美国的以人为本可能性微乎其微。我们要再创一个新的医疗体系,这是我们出发点,民营发展好了,公立医院回归公立,让所有的医生,不管公立还是民营回归医疗本质,专心致志服务好病人,做好手术。

上海市卫计委规划发展处处长徐崇勇:整个社会最基本的医疗服务还是公立医疗服务体系保障的,这贡献大家不应该忽视。所以社会办医要发展,公立医院也要发展,这是两条腿走路。宋教授提到了好的社会办医机构我也很支持和赞同,但社会上还有不少打着复旦医院旗帜诈骗的,一定要两层看。

蔡江南:从五位演讲嘉宾可以看到,他们在自己领域中做出了各种各样的成就,宋医生的脑科医院马上要开业了,徐处长从政府角度一起推动50条政策改革,给大家带来希望和春天,蔡医生在中医遇到各种各样困难,他自己辅导乡村医生,崔艳院长介绍了细节管理方法。尽管国家大政策,国家医改即使不变化,我们在医院中有一些事情还是可以做的,我们应该感激时代,我们希望能够在时代中做一些事情。

讨论讨论

医疗领域健康还存在种种问题,这说明有可能产生变革,如果其他很多行业都没有问题需要解决,也就没有机会成就一段事业。所以我们这里还有机会,大家千万不要丧失信心。我们已经看到顶层领导意识到中国要继续往下走一定要通过继续改革开放,而不是把开放倒退或者关起门。

今年上海已经出台一系列100条政策,医疗50条,国家把上海作为新一轮改革开放撬动的桥头堡,11月份马上开始进口博览会。珍惜这个机会,抱团取暖,继续做好自己领域工作,也许我们就会见证医疗健康行业巨大成长,前进的空间。

(编辑根据速记整理,未经过讲者本人确认)